如何將律師與法官的司法思維聯系起來

發布時間:2020-04-24 14:55:00

跨越思維差異的“山崗”,不僅依賴于律師主動了解法官的審判思維,使其工作成果便于法官作出決定,還需要法官愿意與律師溝通,了解律師的代理思維。只要律師和法官共同努力,當我們在山頂相遇時,就是真正建立“法律職業共同體”的時候。

如何將律師與法官的司法思維聯系起來

跨越思維差異的“山崗”,不僅依賴于律師主動了解法官的審判思維,使其工作成果便于法官作出決定,還需要法官愿意與律師溝通,了解律師的代理思維。只要律師和法官共同努力,當我們在山頂相遇時,就是真正建立“法律職業共同體”的時候。

作為訴訟律師,你有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律師精心準備的證據鏈,法官說“沒用”;律師認為事實已經解釋清楚,法官還會繼續問一些“奇怪”的問題;律師準備了長篇辯論意見或代理詞,但法官在判決書中沒有提及任何字眼,也根本沒有引用。

為什么會這樣?原因是法官和律師的思維不同!

法官與律師的思維方式有著天然的差異,訴訟律師應積極對待法官的審判思維

當事人向法官提供的陳述或多或少是“編輯”的,這是本能的。當律師選擇一個職位時,他一定會為當事人選擇最有利的職位,這是律師的職責。法官面對公眾。判決結果不僅要使雙方當事人信服,還要考慮到社會效果。因此,法官會跳出雙方的膚淺陳述,通過證據、邏輯和心理證據尋找真相,這是法官的責任。法官和律師的社會角色和責任不同,必然導致思維方式的不同。由于思維方式不同,法官和律師通常不會在同一個頻道上交談。他們溝通不好,甚至經常誤解。

法官是訴訟過程的控制者,是訴訟結果的判斷者。作為訴訟律師,為了使訴訟過程更加有效,訴訟結果更加有利,最大限度地發揮律師的作用,有必要考慮如何銜接法官的審判思維。也就是說,訴訟律師應該從如何讓法院做出偏向自己的判決的角度來指導自己的工作。

訴訟律師要以判決中需要解決的問題為突破口,解決法官審判思維中的三大問題,爭取有利判決

如果訴訟有入口,就必須有出口,這通常是一種判決。訴訟律師要想與法官的審判思維相銜接,最重要的是要了解法官在作出判決時必須面對的“三座大山”,即判決范圍問題、事實問題、法律依據問題,合理安排自己的訴訟方案。

一、了解法官判斷范圍的底線,認真確定索賠和答辯意見。

超判斷是法官永遠不會犯的錯誤。法官的判決范圍受訴訟請求的限制。作為雙方當事人的代理人,我們應該從法官審判的角度來關注訴訟請求。

至于原告代理律師,要特別注意訴訟請求權的確立。一。訴訟請求必須具有可操作性和可執行性,且操作和執行成本相對較小,因此必須避免向法院提出困難的訴訟請求。訴訟請求必須能夠從根本上一次性解決雙方當事人之間的糾紛,并應避免訴訟后發生翻案再起的情況,或再次提起補充訴訟。訴訟請求必須有證據支持,并以請求權為基礎,這樣便于法官進行判斷。對于被告律師,不僅要積極回應訴訟請求的事實、證據和法律依據,還要考慮法官在接受辯護意見時可能遇到的執行成本、事實和法律依據以及社會效果。

二、理解法官對事實的終極追求,準確還原案件事實。

現行法律制度非常重視查明事實,可以說是無窮無盡。任何訴訟程序首先要解決的是事實問題。事實錯誤必然導致整個訴訟的推翻。為了幫助法官查明事實,有必要組織一個嚴格的證據鏈,像法官什么都不知道,沒有遺漏地陳述事件;也有必要恢復所有細節,像法官什么都知道一樣,解決法官的所有疑慮。在證據不足或者沒有證據支持的情況下,法官應當通過解釋和推理,作出邏輯上的自洽、合理的解釋,引導法官形成內在的定罪。

三、了解法官援引法律條文的剛性要求,準確表達其訴求依據。

每個法官在作出判決時都必須援引一些法律規定,這是每個判決的剛性要求。律師要想充分發揮自己的話語權,就必須有明確的請求依據,并對援引本文的理由進行嚴格的論證。論證過程的邏輯是自洽的,論證結果符合立法背景和社會價值取向,給了法官足夠的理由支持你。

超越不同思維的“山”,需要法官和律師的共同努力

光靠律師的努力是遠遠不夠的。法官只是“等待”沒有當選。律師不僅要積極了解法官的審判思維,使自己的工作成果方便法官的判斷,更要法官愿意與律師溝通,了解律師的代理思維。

法官與律師之間的良性溝通,向我們展示了法律人的信念和追求,我們更加相互尊重。這種交流使我們相信法律的力量和法律人的良知。翻過“小山”并不難。只要律師和法官共同努力,當我們在山頂相遇時,就是真正建立“法律職業共同體”的時候。


江西快三1000期开奖结果 双色球什么是胆码和拖码 彩金捕鱼送话费下载 59至尊棋牌 如何做公募基金的资产配置 浙江福彩快乐12走势图 手机麻将的原理与技 网上炒股平台 刘伯温精选三肖中特 至尊娱乐棋牌平台下载 棋牌游戏交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