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企業律師-深圳企業律師-深圳企業法律顧問

發布時間:2020-04-25 15:22:00

經法院審理,被告B機械廠為獨資企業,投資人為被告C,被告D負責企業的日常生產經營,被告C、被告D為夫妻。被告B機械廠由被告C、D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設立,出資方式為被告C以個人財產出資。對于被告B的機械廠的生產經營收入,被告C、D認為,全部收入用于企業的生產經營,不用于雙方的共同生活。

深圳企業律師-深圳企業律師-深圳企業法律顧問

經法院審理,被告B機械廠為獨資企業,投資人為被告C,被告D負責企業的日常生產經營,被告C、被告D為夫妻。被告B機械廠由被告C、D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設立,出資方式為被告C以個人財產出資。對于被告B的機械廠的生產經營收入,被告C、D認為,全部收入用于企業的生產經營,不用于雙方的共同生活。

此外,經查明,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被告人C和被告人d不以書面形式約定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取得的財產應當屬于對方。

對于婚期一方以個人財產出資的個人獨資企業債務承擔主體的確定,存在兩種不同的意見

第一種意見是,個人獨資企業法明確規定,個人獨資企業財產不足以清償債務的,投資者應當以其他財產清償債務。本案中,被告乙的機械廠的出資方式為個人財產。該部分債務首先由被告乙的機械廠財產承擔。被告B的機械廠的財產不足以清償債務的,投資方被告C以其其他財產清償債務,被告D不承擔清償債務的責任。

第二種意見是,被告B機械廠是投資方、被告C、被告d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設立的。雖然財產投資的形式是由出資人、被告人C和個人財產投資共同確定的,但雙方并未約定夫妻財產屬于對方,因此無法界定其“個人財產”的范圍?;楹髠€人財產與共同財產的混淆不清。根據婚姻法,被告B機械廠的生產經營和收入是夫妻共同財產。被告人C、D認為,生產經營所得不用于家庭共同生活,但沒有提供證據證明。根據夫妻共同債務“夫妻共同生活”的本質特征,對于被告B機械廠承擔責任不足的部分,應以被告C、D的共同財產清償企業債務。

我同意第二種意見,理由如下:

一、我國婚姻法第二解釋明確規定:“一方投資于個人財產取得的收入”屬于“其他應當共同所有的財產”。在本案中,雖然被告B的機械廠的出資方式為個人財產,但被告C和被告D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對財產的歸屬沒有達成一致。因此,個人獨資企業取得收入時,其收入確認為夫妻共同財產。雖然被告人C和D辯稱,收入沒有用于家庭的共同生活,但他們沒有提供證據證明。在確定收入用于家庭共同生活的情況下,個人獨資企業不能承擔企業財產時,不足部分確認為夫妻共同債務。

二、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一方以個人財產出資。在設立前,當個人財產可以完全獨立于家庭共有財產時,當企業財產不足以承擔債務時,投資者用其他個人財產承擔償還責任并不不當。這樣既保護了債權人和投資者的利益,也保護了與投資者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員的利益。但當投資者的個人財產與家庭共有財產混合時,家庭共有財產補充了企業財產不足的部分,在更大程度上保護了債權人的合法權益。在本案中,投資者C在婚姻存續期間以個人財產的形式出資,因為他與被告d在婚姻財產上沒有達成一致,他們的“個人財產”與夫妻共同財產混淆。在嚴格按照《個人獨資企業法》明確規定的責任承擔順序清償債務時,當企業不能完全清償債務時,投資者C應當以其“其他個人財產”清償債務。由于“其他個人財產”概念模糊籠統,難以界定,不利于保護債權人的合法權益。

三、在現實生活中,為了規避交易風險和逃避債務的非法企圖,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雙方在設立個人獨資企業時,在申請設立登記時故意投資于一方的個人財產,但實質上,這筆投資是夫妻共同財產。當存在債務時,如果投資者中只有一方被無限責任持有,當投資者沒有財產償還時,債權就得不到保護。

四、按照權利義務平等、利益風險共擔的原則,享有權利必須履行義務,享有利益必須分擔風險。個人獨資企業的生產經營和收入用于家庭共同生活時,其投資行為本身已成為家庭生活的一部分,夫妻雙方共同承擔清償個人獨資企業債務的責任。本案中,被告C一方以個人財產為基礎經營個人獨資企業,被告D實際負責個人獨資企業的日常生產經營。雙方的共同經營呈現出家庭生活的面貌。個人獨資企業不能清償的債務,確認為夫妻共同債務。


江西快三1000期开奖结果 app推广网赚 泉州麻将规则 汽车车联网是什么意思 贵州麻将通三是什么意思 王中王三肖选一肖 腾讯qq麻将 捕鸟达人关卡全开版 2019黑桃棋牌官网版下载 大唐盛世棋牌游戏 西甲球队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