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培養了四個法律服務領域中的哪一個?

發布時間:2020-04-26 15:58:00

任何事物的形式都會呈現出進化的狀態,法律服務也不例外。不同的是,法律服務的演進必須在技術、市場、人員、資金等因素的支持下進行,也呈現出不同的演進階段。我們將這些階段分為四個領域:個性化法律服務、標準化法律服務、系統化法律服務和綜合性法律服務

你培養了四個法律服務領域中的哪一個?

任何事物的形式都會呈現出進化的狀態,法律服務也不例外。不同的是,法律服務的演進必須在技術、市場、人員、資金等因素的支持下進行,也呈現出不同的演進階段。我們將這些階段分為四個領域:個性化法律服務、標準化法律服務、系統化法律服務和綜合性法律服務

定制化法律服務可以說是現階段大多數律師和律師事務所的現狀。定制的法律服務由客戶發起。律師事務所根據客戶的法律需求,以個人或團隊的形式提供法律服務,并協商支付律師費。這種模式在訴訟業務中尤為典型,具有偶發性、低頻率和單一利潤結構的特點。接線員只是律師。

初級層次是律師的個性化操作,表現出較強的人員專用性、低效性和較多的服務偏差。

第二層是主辦律師的運作模式,以主辦律師為核心,協助律師或助理進行合作。實際上,他們大多是學徒或主任成員。與個人經營效率相比,這種方式提高了,法律服務質量也得到了保障。但也存在利益分配不均的弊端,這也是律師行業新律師薪酬偏低的主要原因。

第三層是項目組的運作。根據客戶的需求,律師組成項目組,以項目運作的方式為客戶提供法律服務。法律服務完成后,項目組將解散,這是一種靈活高效的運作模式。這種方式注重團隊建設和項目化運作,也是定制化法律服務發展的最佳狀態。

標準化法律服務致力于專業律師事務所或律師團隊。律師事務所或律師團隊在一定的領域和行業中形成了豐富的運作經驗和知識,通過對這些經驗和知識的加工,形成了法律服務的流程運作模式。

與定制化法律服務不同,標準化法律服務側重于某一領域、某一行業,其服務對象是特定的,服務需求頻率高于定制化服務。同時,由于引入流程管理模式,法律服務效率高,律師費用采用律師事務所定價方式,容易形成律師事務所或律師團隊的核心競爭優勢。

規范化法律服務轉型過程中有兩個不可或缺的因素:一是標準化操作流程(SOP),二是工具。

所謂的SOP實際上是一個集合,包括業務流程+業務文檔模板+注意事項+背景資料(包括法律法規、相關案例、背景資料)。SOP的形成實際上是對律師或團隊業務工作的總結和梳理,將非標準的法律服務分為規范的操作流程;

其次是工具。在過去,律師工作中沒有一個適當的工具來執行標準操作程序。工作過程中形成的業務流程、業務文檔模板、注意事項和背景資料分散在各地,甚至以紙質文檔的方式保存。為此,華宇遠典為遠典開發了律師工作平臺,通過在線業務流程構建、業務數據自動采集、電子商務模板管理、實時后臺資料關聯等工具,沉淀出SOP。

在規范法律服務階段,律師事務所或律師團隊有兩個明顯的特點:

首先,要重視品牌的運營,其發展路徑一般是:定位細分市場——分析挖掘細分市場的法律需求——根據法律需求設計法律服務流程——承接細分市場的業務——以業務——打造法律服務品牌;

二是注重律師行業內部合作。一般來說,細分市場的市場空間有限,需要通過外部合作來“聚集”法律需求。因此,此類公司或團隊往往通過品牌優勢在行業內形成知名度和美譽度,然后與其他細分公司或團隊合作完成客戶法律服務。

系統化法律服務是規范化法律服務的升級。通過引入智能技術,理清特殊法律業務中類似的需求、流程和服務,采用技術手段,形成特殊法律業務的自動化、高效化、批量化運作體系。

系統化法律服務也是最容易與智能技術融合的法律服務模式。在實踐中,元典開發的刑事案件量刑預測系統和目前市場上出現的智能化法律咨詢系統都是系統化法律服務的典范。

系統化的法律服務借助技術手段,使律師的經驗和知識具有技術性,實現了法律服務的自動化操作,與工廠從手工作坊向大型機械生產的轉變不相上下。這也是技術促進法律的最有效途徑。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律師事務所并不是系統性法律服務的前沿,而是法律技術公司。一方面,系統性法律服務投入巨大。早期的數據積累、知識地圖的構建、技術人才的儲備以及實施過程中的研發能力、產品能力和運營促進都是當前的規律,律師事務所的盈利模式也決定了律師事務所很難下決心投入系統的法律服務。傳統律師事務所的主要收入來源是營業費用。一般來說,營業費用是按時間計算的,律師投入的工作時間是收費的重要依據。系統化的法律服務在一定程度上排除了人的參與,更多地依賴于智能系統來自動完成法律服務。這種模式對傳統的(計時收費)模式產生了巨大的沖擊,傳統的律師事務所管理者很難接受這種模式,更不用說在智能化法律服務體系的發展上投入巨資了。

訴訟法律服務是法律服務體系的產品升級。以產品理念運作法律服務體系,形成客戶自助法律服務產品。

與打包法律服務相比,系統化法律服務的部署和應用離不開傳統律師事務所,因為系統化法律服務只關注一個階段,解決了法律業務智能化、自動化的問題,但不能與早期的市場發展相結合,中間階段的業務質量控制和后期的后續服務,以及沒有形成完整的法律服務閉環的仍然是智能系統+人工操作模式。

以智能問答系統為例。目前市場上的問答系統大多充當律師事務所[智能客服]的角色,用來解決用戶簡單的法律咨詢問題,探索用戶進一步的法律需求,然后由律師接手,按照人工方式提供更深層次的法律服務。

同時,法律服務也是一項涉及多部門、多主體的活動。以刑事訴訟為例,涉及公安、檢察院、法院、監獄等多個部門。目前,這些部門之間的數據尚未聯網,形成了數據孤島。其他法律服務領域基本相同,面臨著打破數據孤島的障礙。這個數據島也限制了系統法律服務的作用。比如,我們在律師事務所部署了系統的法律服務,但如果不能實現與智慧法院的對接,系統化的作用就會受到限制。

綜合法律服務的本質是建立一個法律服務的閉環。

以訴訟為例。從訴訟開始到訴訟材料的提交、證據的審查、權利義務的分配、訴訟的判決和判決的執行,這樣的閉環是由系統自動完成的。我們只需要關注前端訴訟的啟動和終審判決的執行。

很多人可能會認為,這種閉環法律服務離我們還很遠,更像科幻電影中的場景。但事實上,我們有很多人在使用它。這是類似淘寶平臺的自動糾紛解決機制。在淘寶平臺上,商品糾紛的解決全靠系統自動完成。消費者或銷售者只參與糾紛機制的啟動和糾紛最終確定后的審查(如是否完成退換貨的審查)。

目前,當事人的信息(個人信息、財產信息、資信狀況等)在技術上完全可以在線檢索;各種交易和行為都可以在線,形成連續的數據記錄,可以依靠大數據分析提供證據;以用戶為中心的司法程序設計依賴于高度結構化的改造,這將大大降低當事人獲得司法公正的成本。在這種背景下,不難預測,在不久的將來,訴訟領域很有可能率先進入綜合法律服務階段。

當然,打包法律服務的落地也涉及可接受性問題。正如互聯網上一些人質疑智能系統能否獨立裁判一個案件一樣,我們以往對法律公正的認識更多地依賴于法官、行政人員、司法人員等個人的行為。人們對機器的不信任感是不可避免的,這是綜合性法律服務的社會心態需要克服的障礙。

從目前的實際情況來看,這個行業的狀況與阿里曾明博士所描述的“三波并行”的狀態相似

定制化法律服務仍然是主體,目前定制化法律服務大多還停留在一級,二級和三級畢竟是少數;

規范化法律服務穩步推進,包括華宇元典在內的多家法律技術公司正在推進規范化法律服務;

系統的法律服務偶爾出現。在行業內,已有句子預測系統、智能法律問答系統等系統化的法律服務產品,但尚未形成規模,推廣和普及還需要很長時間。

訴訟法律服務是法律服務演變的最終形式,但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所以,一方面要對法律服務的未來充滿希望,但另一方面,要謹慎行事,努力做好每一個階段,真正實現法律服務的良性演進。


江西快三1000期开奖结果 哈灵麻将官网 开元棋牌游戏大厅下载安装 三全中和三中三的区别 股票为什么会跌涨 环球国际棋牌 天赐材料股票股吧 多乐彩11选开奖结果 四肖八码期期准精选资料9 安徽波克麻将房卡 永利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