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事人是否需要自首認罪

發布時間:2020-04-28 15:04:00

金漢明:詐騙案辯護律師、廣強律師事務所詐騙案辯護研究中心秘書長很多人認為,輕罪的辯護是自首、認罪和量刑,法院自然會從輕判決。的確,自首、供述、量刑都是可以從輕、減輕的量刑情節,但具體法院會輕多少呢?

當事人是否需要自首認罪

金漢明:詐騙案辯護律師、廣強律師事務所詐騙案辯護研究中心秘書長

很多人認為,輕罪的辯護是自首、認罪和量刑,法院自然會從輕判決。的確,自首、供述、量刑都是可以從輕、減輕的量刑情節,但具體法院會輕多少呢?

對于自首或者認罪的一方當事人,律師應當如何為其辯護,可以用提交人參與的案件來解釋(只列出辯護意見,證據暫不公布):

應當指出的是,輕罪的辯護不僅是強調自首情節的存在,而且是結合法律規定和案件的具體事實,最大限度地說明可以適用于當事人的輕、輕程度,而不是把球踢到法庭。

案件名稱:合同詐騙案(涉案金額600余萬元)

2016年5月9日,張先生主動向辦案機關投案自首,在偵查機關訊問過程中能夠如實供述,與被害人供述基本一致。自首對于幫助辦案機關查清案件具有重要作用。

張某在偵查階段簽署了《供述處罰通知書》,依法可以從輕處罰

張某在訊問筆錄中供述:(內容略);結合被害人陳述內容:(內容略)

此外,檢察官還同意了法庭上的辯護人,指出合作協議雖然叫合作,但實際上是高利貸協議,以法律形式掩蓋了非法目的。李某在本案中有明顯過錯。

本案現有證據無法查明詐騙數額,根據證據涉嫌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則,確定張某涉案金額為80萬元

首先,張某供述和被害人李某供述指出,根據合作協議的買賣項目,李某向張某轉移約80萬元,不超過起訴書認定的60萬元

其次,起訴書證實,根據李某出具的轉賬明細,李某共向張某匯款600余萬元。沒有法院的質證和司法會計鑒定的支持,這一證據不能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

根據檢察院兩次撤銷偵查的補充偵查決定書和提綱,結合公安機關兩次補充偵查報告,檢察院要求公安機關在兩次補充偵查中進行司法審查調查提綱為李某提供的轉移細節真實性和張某確定涉案金額。

但公安機關回應檢察院要求,兩次退回補充偵查,兩次明確司法審查,兩者都是基于“與司法會計鑒定中心審計人員溝通”和“查詢李某收款賬戶”的原因,未依法進行鑒定。因此,在本案中,未經司法審計鑒定,無法根據移交細節確定張某案的涉案金額。

第三,考慮到張、李之前有300萬元的貸款(約定的月利率為8%),貸款明顯是高利貸。因此,轉賬明細中的貸款和收款可能與不同同事的貸款和還款相同。很難確定張某的所有未償貸款都屬于合作協議項下的貸款,上述資金也不能全部認定為欺詐所得。

基于上述情況,起訴書認為,張某合同詐騙數額不明確,證據不足。在本案中,從對被告有利的角度,張某合同涉及的金額應確定為80萬元。

因此,即使刑事案件是為了認罪從輕,也不僅僅是認罪從輕。律師需要結合案件的事實和證據,收集、整理、提出有利于當事人的論據,最大限度地擴大從輕、適用于當事人的范圍。


江西快三1000期开奖结果 熊猫四川麻将群 浙江快乐彩12选5走势图 微乐麻将 海王捕鱼2电玩城官网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麻将移移看 意甲各球队关系 35选7开奖号码76期 追光娱乐官网下载 2016股市大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