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辯護律師泄密案件判決分析

發布時間:2020-05-04 14:01:00

最近,一名辯護律師被指控故意泄露國家機密,因為他抄襲了自己的家庭成員的訴狀,再次在辯護律師圈廣為傳播?;趯嵶C研究的精神,筆者在非訴訟案件中對該案進行了檢索,發現其實是2013年的老案件——王文英涉嫌欺詐、故意泄露國家秘密案,而此案遠非簡單的“將起訴意見抄襲給家屬”——涉案的辯護律師不僅抄襲了起訴意見,還包括了他因向家人索要巨額費用以撫平關系而被指控詐騙的其他調查記錄。但無論如何,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的問題在同行中引起了熱烈的討論和冷靜的反思。本文旨在探討辯護律師違反指控的案件,探討其背后的法律問題,以消除恐慌情緒,總結經驗教訓。

刑事辯護律師泄密案件判決分析

最近,一名辯護律師被指控故意泄露國家機密,因為他抄襲了自己的家庭成員的訴狀,再次在辯護律師圈廣為傳播?;趯嵶C研究的精神,筆者在非訴訟案件中對該案進行了檢索,發現其實是2013年的老案件——王文英涉嫌欺詐、故意泄露國家秘密案,而此案遠非簡單的“將起訴意見抄襲給家屬”——涉案的辯護律師不僅抄襲了起訴意見,還包括了他因向家人索要巨額費用以撫平關系而被指控詐騙的其他調查記錄。但無論如何,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的問題在同行中引起了熱烈的討論和冷靜的反思。本文旨在探討辯護律師違反指控的案件,探討其背后的法律問題,以消除恐慌情緒,總結經驗教訓。

事實上,在已經備案的74件公開宣判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的判決書中,只有2件是被辯護律師以泄露刑事偵查材料罪起訴的。一是前言中提到的王英文詐騙、故意泄露國家秘密案(以下簡稱“王案”),二是人民法院多年前公布的俞平谷泄露國家秘密案(以下簡稱“本案”),二者極為相似,二審駁回了指控。從判決的數量和結果來看,不必引起太大的恐慌,但時刻關注總是對的。兩種判斷的原因是相同的,邏輯上是一致的,可以一起顯示,然后進行比較分析:

在本案中,余平要求馬明剛親屬查閱的檔案材料,是在馬明剛履行辯護律師職責時,通過法律程序從法院的馬明剛貪污案檔案中復制而來的。雖然這些材料在檢察機關保密規定中屬于國家秘密,但案件進入審判階段時,審判機關并未將檢察機關隨案件移交的證據材料界定為國家秘密。俞平不是國家機關工作人員,也不是檢察機關保密規定所稱知道國家秘密的人。作為刑事被告人的辯護人,俞平沒有義務將法院同意復制的本案證據材料作為國家秘密保存。檢察機關沒有在移交的檔案上標明密級;在整個訴訟過程中,沒有人告訴余平,馬明剛貪污案的檔案屬于國家秘密,不能向馬明剛的親屬透露,因此不能確認余平明知是國家機密而泄露這些材料秘密。因此,以俞平為辯護人時,讓當事人親屬查閱通過法定程序取得的檔案,不構成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俞平及其辯護人關于不構成犯罪的論點和意見是成立的,應當采納。原判決的基本事實清楚,審判程序合法,但法律適用錯誤,應當變更判決。

一、辯護律師審查的檔案材料是否屬于“國家機密”?

在這兩起案件中,機密材料的鑒定都是由當地保密局進行的。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秘密保護法》第十條,國家秘密分為絕密、秘密和秘密三級。兩起案件中,保密局均按照《關于檢察工作中國家秘密及其密級具體范圍的規定》和《關于確定檢察訴訟文書密級和保密期限的附件規定》進行了鑒定。其中,本案腐敗案件檔案材料認定為“秘密國家秘密”,王案起訴意見認定為“秘密國家秘密”

在本案判決書中,法院認為,雖然根據檢察機關檢察工作中關于國家秘密的具體范圍和秘密等級的規定,刑事檔案材料屬于國家秘密,但辯護律師是審判階段法院移交的檔案,而人民法院工作中的國家秘密和密級的具體范圍,沒有將立案證據材料規定為“國家秘密”,法院沒有采納保密局根據《檢察工作中國家秘密和密級的具體范圍的規定》作出的鑒定結論,并認定相關檔案資料為國家秘密。

在王案的判決中,由于辯護律師在審查起訴階段將案卷材料和起訴意見抄送給家屬,法院認可了保密局根據《檢察工作國家秘密和密級具體范圍的規定》作出的鑒定結論,認定相關檔案材料為國家秘密,但同時也確認了辯護律師現在不知道。

從上述判決理由可以看出,至少在司法機關看來,相關檔案是否按照不同的規定在不同的訴訟階段進行分類存在差異。事實上,筆者也可以推測出相關規定出臺的原因:在審查起訴階段,檢察機關還在對相關案件進行確認,尚未確定是否提起公訴,確實有必要對相關檔案保密。但是,在審判階段,特別是公開審判階段,所有的證據材料已經基本固定,將在法庭上公開展示,現在已經沒有證據了,需要保密。事實上,這些材料已移交法院審理,并已從保密狀態改為解密狀態。

但是,在我看來,將審查起訴階段收集的檔案認定為國家秘密還是不合適的。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秘密保護法》第二條的規定,國家秘密是涉及國家安全和利益的事項,依照法定程序確定,只有一定范圍的人在一定期限內知道。本法第八條第二款規定:“不符合本法第二條規定的,不屬于國家秘密”。第九條還規定,只有查清“刑事犯罪中的秘密事項”,才能認定為國家秘密。也就是說,偵查過程中哪些秘密事項屬于國家秘密,需要通過法定的秘密認定程序予以確定。但是,《國家秘密密級管理暫行規定》規定了下列程序:

第二十條機關、單位有權確定其生產的國家秘密的保密性的,應當依法確定其保密等級、保密期限和知悉范圍。

第二十一條機關、單位確定國家秘密,應當按照法定程序進行,并以書面形式記錄,寫明承擔人、保密責任人和保密依據。

第二十三條國家秘密的載體應當標明知悉國家秘密的范圍。不能注明的,應當書面通知所知范圍內的機關、單位或者人員。

第二十四條國家秘密一經確定,應當同時在國家秘密載體上標明。國家秘密標志的形式為“秘密等級”保密期限、“秘密等級”解密時間或“秘密等級”解密條件。

但回到這兩起案件,事實上,相關檔案材料中沒有涉密標志,也沒有涉密程序的書面記錄。經保密局確認為“國家秘密”。事實上,它們都是程序性倒裝,沒有程序合法性,特別是在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的刑事訴訟過程中,因此,只要沒有事先的秘密行為,相關材料就不應認定為國家秘密。

二、辯護律師是否違反法律法規泄露國家秘密?

在這個問題上,兩種判斷高度一致:

一方面,辯護律師不是國家機關工作人員,也不是知道檢察機關保密規定所指國家秘密的人。法律也沒有規定辯護律師必須將經辦機關同意復制的案件材料作為國家秘密保存。這種認識非常巧妙,其精妙之處在于對法律條文的理解。刑法第398條規定了本罪的前提:違反國家秘密保護法的規定。但是,正如兩份判決書所述,定罪的法律依據實際上只是檢察機關的內部規定,雖然律師執業規范中有保密義務,但并沒有明確指出刑事訴訟中的所有檔案都應作為國家秘密進行保密。事實上,根據第三百零一條的規定,“司法工作人員、辯護人、訴訟代理人或者其他訴訟參與人在依法不公開審理的案件中,泄露不應當公開的信息,造成信息公開或者其他嚴重后果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碧幦暌韵掠衅谕叫?、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有前款行為,泄露國家秘密的,依照本法第三百九十八條的規定定罪處罰

由此可見,辯護人只有在依法不公開審理的屬于國家秘密的案件中泄露不應披露的信息,才能以故意或者過失泄露國家秘密罪定罪處罰。

另一方面,辯護律師也無法知道相關材料涉及國家機密。首先,材料上沒有保密標識;其次,相關調查人員沒有以任何形式將相關材料的保密情況告知辯護律師;最后,值得注意的是,所謂的定罪法是根據檢察機關關于國家秘密的具體范圍和保密等級的規定制定的,這是檢察機關的內部規定,本身就是一份秘密文件。筆者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在各種數據庫中,如北大法寶、非訴訟法律法規等,一直在努力尋找,但都沒有走到盡頭。因此,在辯護律師應當知道甚至知道的范圍和渠道內,沒有辦法知道規定,也不知道所謂的檔案材料是國家秘密,更談不上玩忽職守,更談不上故意,完全確立了“無名氏罪”的邏輯。

雖然通過對判決書的詳細分析,可以看出,按照合法性原則,辯護律師向家屬復制檔案材料并不構成犯罪,但兩起案件中的律師都遭受了清白災難也是事實。這兩起案件的教訓還很深刻,必須堅決防范和控制實踐風險,這與“絕不向他人復制檔案材料”的說法相去甚遠。筆者認為,從相關案例來看,刑事辯護律師還應吸取以下教訓:

一、檔案資料的保管:應注意檔案資料或文件是否有保密標志。同時,當事人或家庭成員要求查閱、復制律師檔案材料時,應禮貌拒絕,避免不確定的刑事風險。同時,對檔案資料保密,防止檔案資料丟失、被他人拍照或被盜。

二、與客戶溝通:首先要做好普法工作,讓客戶和客戶了解辯護人的角色和地位,認清相關法律風險;其次要注重溝通技巧,讓客戶和客戶不接觸檔案資料,同時也讓他們了解案件的總體進展,同時也避免了誤導當事人和制造偽證、干擾證人作證等違法行為。否則,就跟案子一樣,牽連其中。

三、恪守職業道德:不能淪為客戶的附庸。一是保持獨立的辯護人格,二是不欺騙當事人。事實上,在王某的案件中,只是因為他收取了高額的關系費,并被當事人舉報,才牽扯到了泄密問題上——只有當他不去河邊的時候,他才不會弄濕鞋子。



江西快三1000期开奖结果 河南紫幻最新版 快乐扑克28期开奖结果 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查询 街机捕鱼大富豪内购版 神火股份股票股吧 辉煌棋牌? 两肖四码公开中特图 股票大盘怎么下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彩经网 全民欢乐捕鱼官网